中国钟表行业重点企业设计师欧洲之行第二站 拜访独立制表人协会(AHCI)成员文森特-卡拉布雷斯工作室

      2019年7月3日 我们一行从日内瓦乘车马不停蹄赶往洛桑Vincent Calabrese工作室,按照约定的时间,下午2点我们到目的地,一位彬彬有礼、和蔼可亲、身着白色工作服的年轻长者接待了我们,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文森特-卡拉布雷斯大师。



  文森特·卡拉布雷斯Vincent Calabrese,是AHCI 瑞士独立制表师协会创始人之一。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人物,是打破传统观念的钟表匠和哲学家,他的作品代表了对于传统机械表的挑战。1977年他决定打破过去的机心样式,制作出将元件平铺开来的狭长轮系,令所有运作环节一览无遗,凭借这件作品获得了当年日内瓦国际发明展的金奖,后被昆仑表的创始人采用,发展成为其品牌的代表系列以及重要支柱。之后他又向陀飞轮发起挑战,在1989年与宝珀合作推出了一款飞行陀飞轮腕表,一举创下5项纪录。2008年,他为宝珀再度打造出前所未有的一分钟卡罗素机心。至于2013年登场的2322机心,让陀飞轮与卡罗素同场竞技,再度震撼钟表界。
  走进Vincent Calabrese工作室,映入眼帘的全都是大师的制表工具:精密小型车床、钻床、磨床、精雕机、极精致的研磨抛光笔和精细的装表各类工具等,还有墙上挂满了大师亲自研制的钟,在这50多平方的房子里虽略显拥挤,但井然有序,充满了浓浓的钟表匠人味道,让人忍不住想现场体验一把。




  简单的介绍后,文森特大师在电脑前为我们详细地讲解了他的品牌创立、产品系列及钟表创作、制表的心路历程,他将自己极其复杂的创作与匠心独具的美学风格相结合,为世界各地的腕表收藏家打造独一无二的心仪藏品。



  首先给我们介绍的是一款跳字表,跳字的同时,表盘是转一圈。表盘转动显示的是分钟数,小时数则为表盘上单独小圈里的数字。中间则是小秒针,不停地转动。这样的设计整个表盘就会有很大的发挥空间,不会被指针限制盘面的造型,中间的“N”是他的品牌logo,整体简约、清爽、干净。(“N” 品牌logo如图二所示,大师说N有两边的两根罗马柱代表传统和经典,中间一横是联接传统与经典的融合,左斜杠代表打破传统。)



  接下来给我们介绍Personnelles平铺式轮系列,机心部件可按字母笔划排列,具体字母以客户要求为准。在他的作品大家都能看得出来有昆仑金桥表的影子,机心都是在中间,整个机心都被蓝宝石玻璃包围着,把的却是在背面。他这专利卖给昆仑表的时候是一条桥的造型,他自己作品就不能用那个专利的,后来自己其他的设计就用一些字母等元素造型了。如“y”字节母: 这是一件可以用顾客名字首字母作为结构,具有特别含义的礼物。文森特认为,从古至今“y”这个字母都是力量的代表符号。表壳上的花纹出自雕刻大师Olivier Roux之手。




  “H”代表着Hour,代表着全新而神奇的计时器玩法,是对对当时古板刻薄的传统制表的极致讽刺。任何人都会为它一览无余的复杂结构感到惊叹。






  “C”字节母: 高端私人定制,精美的手工黄金雕刻,尊享高雅。




  “天马”:天马在有些人眼里是虚构的神兽,可大师却深信它的存在,他认为这种动物是自由的象征,无拘无束的存在,故而这款表采用了全通透的蓝宝石表壳。




  幻影:它的飞行陀飞轮是为了提醒你,精巧的结构与复杂的机心工艺完全可以结合到一起。这款表结构清晰可见,却又像“幻影”一样不可捉摸,无以名状,整只表的造型如宝石般轻盈剔透。



  文森特大师毫无保留地为我们展示了十三盘100多只珍藏的成品手表,并且逐款为我们耐心细致地讲解、演示。并允许大家上手体验,这是非常难得的。最后还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两只刚刚从银行保险柜取回的尊贵孤品,让我们大饱眼褔。三个多小时的展示、交流,大师一直站着,不厌其烦地回答每一个人提出的问题,毫无保留地和大家交流,全体团员目不错珠地聆听大师的讲解,中间没有一个人走动、喝水、上洗手间....深深地沉浸在大师浩瀚的手表海洋里。最后大师给我们讲了一个关于“爱”的故事,从相识、相知、相爱、相拥…爱恋的整个经过,每一个爱的时光都与时间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在手表的下层表盘上记录呈现,更胜一部爱情动作大片。



  1977年,文森特·卡拉布雷斯先生在荣获日内瓦国际发明金奖后便开启了创作生涯。自此他孜孜不倦地努力建立起自己的钟表王国。同年,他将直列式轮系机心专利,包括生产和销售权出售给了昆仑表业公司。这一机心源自于他的定制系列"SPATIALE"(意为"空间"),成为制表史上经典之一的金桥腕表的灵感基石。1985年,他创建独立制表师协会,并制作了他的第一块陀飞轮腕表,名为ESPRIT(意为"精神"),亦是他的代表作。1986年,他为宝珀公司设计了浮动式陀飞轮。是世间最小的8日动力储存机心中最薄的陀飞轮。直至1988年,他始终专注于空间系列,生产出各种形状和材质的机心。他熟知如何自制手表的各部件,从机心到外壳,包括上珐琅、镌刻和纹理加工。不要走众人所趋的康庄大道,而是应该去没有路的地方,开辟一条新的道路。被誉为哲学工程师的他是一个不随波逐流,不拘于传统,勇于创新的钟表制表师。他独具特色的手表制作风格使其能够在任何形状或形式的基础上完成作品。在传统的钟表制作上,他总是勇于挑战传统,赋予传统机械新的生机,他标志性的技术例如经典带有调节器设计款式的飞轮陀飞轮与其在美学上的造诣完美结合。时至今日,他仍是世界上在950铂金上创作并实现手工手表创作的第一人。人们总会为他的绝伦的才华而震惊。


  通过下午的参访和学习,零距离聆听世界顶级钟表大师讲述自己为昆仑“金桥”表创作的过程,以及对钟表事业的狂热与执着,撞击着灵魂深处的共鸣,拓宽了我们的创作灵感和视野,丰富了我们专业知识,提升了我们设计水平,也明白钟表设计“在其外,更在其内”的道理。希望国内钟表不盲目抄袭在外观创新的同时,逐步解决机心的稳定性和耐用性问题。让国表能有上好品质的中国“心”可选用,同时也深深地感受到中国钟表之路任重而道远…,有生之年,我们仍需加倍努力,奋勇前行。
  大师将毕生的经历汇成了一本书《有生之时》,推荐钟表人拜读。大师也将对国内开放,开始接受高端私人定制,价格约3万欧元起,时间6个月以上,还玩笑说将出售现有的珍藏版手表,欢迎珍爱手表人士收藏。





  参观即将完成时,大师为我们每个人赠送了由他当场亲笔签名的作品简介。应文森特大师夫妇的邀请,我们来到莱茵河畔,在美丽的夕阳下拍摄了一张圆满的大合影,结束了这段愉快而难忘的学习之旅,全体团员带着满满的收获踏上新的征程。



(稿件提供:黄朝晖、宋立文、丁言行)